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零售创新,创新那些事儿,SPSS,VBA

零售创新

 
 
 

日志

 
 
关于我

新浪微博,零售创新 研究经理,数据分析师 希望和市场研究和零售业的同事共同进步! 本博客发表的都是免费或试用的资料,如果有版权问题请发邮件wangli12a@163.com联系删除。 spss excel vba blog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最新版的《100元吃遍北京》已经上市了  

2013-02-17 14:40:27|  分类: 最爱美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版本的《100元吃遍北京》年前已经上市了,那时候快递物流不给力,许多网站上也处于缺货状态,现在年也过了,估计也快恢复正常了。这是一本工具指南书,北京各种不为人知的小馆子,印制花哨,讲究实用,封面略俗,里面的内容基本靠谱,文字也还算有趣。其实我想介绍的并非这些餐馆,而是这个城市的口感,这个时代的味觉。

关于这本书,我已经聊得足够多了,每年都会写自序,连着三年,其实把三年的自序连缀在一起,还算是有点意思的阅读,我对吃喝的态度,对北京的看法,对生活的意见,种种废话和真话都在里面。索性把三年的自序一起放在这里,有兴趣的可以一起读。当然也欢迎诸位购买一册。

拱手。


我之蜜糖,你之砒霜

 

(2013版自序)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这本书已经是第三版了。这一个版本调换幅度有点大,删掉了59多家,新增了58多家,调换比例大概是三分之一。即便是剩下的店铺,我也重新整理的文字,重新拍摄了图片,工作量巨大。

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上了编辑的圈套。在出第一版之前,他们蛊惑我:出完了第一个版本,你以后只需要每年抽出几天做些更新,不用费什么力气。当我真正更新的时候,那些“方便之门”只是一些想当然。其一,我不想之前购买过这本书的老读者看到这本书觉得上当,觉得跟上一本没有什么区别;其二,我不想在这本书里掺杂什么水货和私心,我想把真心好的店铺推荐给各位;我对自己要求还有点高,我不想凑合,不想糊弄,我想踏踏实实的推荐点好吃的。

在我删除的50多家餐厅中,有的是关门了,有的是换厨师换老板了,有的是我最近去过,觉得水平大不如前,有的是这一年我一次都没有去过,甚至没有想去一次的念头,不能吸引我。在我新加的70多家餐厅里,都是我最近新去过,觉得值得推荐的,有老字号,也有新开没多久的店,有形式创新的,也有坚持食材的,有偏门,也有正途,总是都是一座花园里交叉的小径,每一条路都通向不可知的美味。

不管是新增加的,还是被我删掉的,依然都是我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失偏颇,倾向化明显,这些都难免。我之蜜糖,可能是你之砒霜,我觉得美艳犹如尤物,你觉得不过是个黄脸婆;我觉得好吃的一塌糊涂,你觉得味如嚼蜡。吃喝最日常,人人都有辨别和评价的标准,标准不同,自然评价不一。我尽量做到平衡,满足大多数人的口感。

肯定一年比一年靠谱,如果我给去年的版本打60分,今年的版本我可以打80分。希望明年的版本,我能打85分。

 

 

2013版的《100元吃遍北京》还有一个小小的变化:对所有的店面重新调整了评星。如你所知,这其实是跟《米其林餐厅指南》学的,曾经有厨师因为米其林的评星下降而自杀,而我这个就当游戏。即便是游戏也要有游戏法则,之前我的评星完全凭个人印象,没有什么规则。今年我调整了规则,被我评为三星的餐馆只占所有入选餐厅的10%,这些是我认为从菜品,到环境,从服务到理念,都是非常值得推荐的,也是我最喜欢的。评为二星的占30%,这些都是相当不错,非常值得一去的;剩下的60%是一颗星,是属于很有特色,但是不那么完美。

我只是想做出一点点变化,能叫这本书更靠谱,更有指南性,更方便。但是无论如何,在人均100元之内辗转腾挪还是很有难度的。我的朋友董克平在去年出了一本书《吃货》,里面介绍的都是豪华好吃的大馆子,好食材一分钱一分货,“100元”的限定使得许多真正好的餐厅无法在这本书里呈现。但我并不把这个太当回事儿,在大众消费范畴之内寻找好馆子,是更有意思更具挑战的事情。

在上世纪40年代,有一个女作家叫苏青,她在《吃与睡》里说:“说到吃,当然太贵的东西我吃不起,对于不清洁的东西我又不肯吃,所吃者无非在简单物事中略加讲究而已。”“略加讲究”可以看做我这本书的核心秘密,我所做的,无非是“略加讲究”而已。

 

 

北京有许多神话级别的小馆,每天排队,人们慕名而去,吃货的江湖上流传着他们的传说。我能随便想到的就有南锣鼓巷的奶酪、张妈妈的川菜、老头猪蹄、双井的热干面、胡同里的烤翅、大槐树的烤肉、胡同里的烤羊腿……在今年的版本里,这种类型的馆子将不会出现在我的推介中。

帝都黑暗料理界的法则是:“火一家,毁一家”,生意火了,萝卜快了不洗泥,自然会有懈怠,不稳定,凑合,糊弄,这些都难免。要是我开了一家特别火的小馆子,也有可能。这些店大伙都知道,我也不想再添把火,我只是把更多的目光投向那些还没有这么火,但是有很好吃的小馆子身上,在众多黑暗料理中,寻找潜力股。

这些火爆的小馆子叫我想起2007年的中国股市,在6000点的时候,疯狂进场的都是被割肉的散户,像我这种庄家,早已经暗自离场,寻找新的领域。

 

 

在整个2012年,我的很多时间都在路上,去全国各地寻找当地最有特色的美食,几乎每个月都要出两次吃差。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食材,独特的美食文化,隐匿极深的本土风味。美食,是一个城市的方言,其中的机密只在本地人的口感中流通。即便所有城市都成了水泥深林,千城一面,然而食物还是能将它们分辨出来。

去了很多地方,其实更觉出北京的好。这里包容,庞杂,能容得下任何口味,任何花样,能在食物中收留许多故事,许多情结。北京有许多外地美食,即便不那么正宗,总也有个八九不离十。

我更喜欢的是这些餐厅背后的故事,开店的人往往有趣,或者厨师相当有料。有时候这些传奇故事才是更好的下酒菜。我认识的各种江湖奇人都在各种餐厅里隐匿,我试图把他们挖掘出来,展现在诸位面前。从这个角度,这本书不光是介绍你去哪里吃,吃什么。更多的是介绍“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该聊点什么”,这些都是下酒菜。

我甚至有一个更为宏伟的愿景:用一页一页的纸,一家一家的餐厅,记录21世纪初的北京日常生活。我喜欢看各种古代关于日常吃喝的文献,诸如《东京梦华录》、《随园食单》。一个时代过去之后,正史记载的都是大事件,大人物,而只有回到当时的日常吃喝,生活起居,那一段历史才变得可以触摸,有肌体的温度。

在一个信息过度碎片化的当代,这些有温度有细节的生活证据也不多。比如我想了解一下上世纪80年北京的日常吃喝,那时候大家都去什么馆子吃饭,哪些著名的馆子卖什么菜,这些菜当时卖多少钱,做菜的厨师有什么故事……虽然只过了20多年,这些细节就在人们的记忆中模糊不清,以至于荒废了,磨灭了。
我想为这个时代的口感留下“呈堂证供”,留下一份份“消费清单”,为这个城市的口感做传,再过20年,我们重新翻看这一本本《100元吃遍北京》,看到了不光是餐馆推荐,而是青春印迹。

我猜想,那时候这本书里出现的馆子大多不在了。就如同前两年出现的馆子到现在已经不再了一样。但是它们的味道在一页纸上封存,犹如你初恋女友的照片被小心的藏在抽屉的最底层。我们凭借着这些文字的描述,过往的口感重新在舌尖上复活。

 

 

其实还是太快了,我推荐的这200多家餐厅,可能一年都无法吃遍。有的我也只去过两三次,凭借着“一面之缘”来描写其中的滋味。如果想真正了解一家餐厅的味道和妙处,需要经常去。这就如同《非诚勿扰》做征婚节目,三言两语,亮灯还是灭灯,入选还是不入选,一颗星还是两颗星,都显得随意且怠慢。要想知道一个人的秉性,三杯两盏不够,需要细水长流,需要过日子般小火慢炖。

从这一点上,我自知理亏。我唯有慢慢写,细细吃,长见识,辨滋味,明是非,懂优劣。一点点来,我面前是花团锦簇,我小心的摘取其中几支,献给诸位读者,献给北京,献给我们这个时代。

有时候,我还在原地不动,时代早已经转身急行。没有办法,我们先“风吹哪页吃哪页”,吃饱了喝足了,紧跑两步,跟上时代的小碎步,找个马扎做好了,等着看一幕幕大戏风起云涌的展开。

 

小宽

 

                                                 201212

 

惟愿酒肉宽敞,饭菜响亮

 (2012年自序)

 


 

从根本上来说,指南是徒劳的,尤其是美食指南。人有百口,口有百味,你觉得甘美异常的,他觉得不过寥寥,你味如嚼蜡,他却吃得津津有味,这些都是平常事。大多数美食指南都会有一个团队在操作,包括著名的《米其林美食指南》,这是为了保持全面和客观,而我单打独斗,凭着私人味觉和个人审美来选择餐馆,没有广泛的论证,没有严格的标准,最多是我和周围的朋友们都觉得不错,代表着口味审美相似的人的视角,从这个角度,这本美食指南多少有些片面。

我决意将错就错,一意孤行到底,做纯私人的口味推荐。如果你和我口感审美相似,自然会觉得心有戚戚焉,文字中某一句话能搔到你的痒处,不免有知音之感;如果你和我的口感千差万别,我尽管尽量做到平衡和丰富,你还是觉得里面的餐厅偏油腻偏阳性,没有太多情调小店和知名餐厅,也不要气馁,我力图把一片片食评写的有趣,即便不亲力亲为的吃,光看看文字和图片也能觉得好玩,足以消磨一下无聊时光。

不少人问我这200多家餐厅的标准为何?凭什么上一本书入选的餐厅这一本就删掉,新餐厅就入选,评分就有不同?

北京餐饮行业变化之快超乎我们想象,上一本书出版不过半年,我就陆续收到探子来报,某家已经关门了,某家拆迁了,某家换招牌了,某家涨价了,某家换厨师了,某家没有你推荐的那道菜了。不免叫人觉得白云苍狗。几个月之前,我去了一次巴黎,手里持着几年前出版的城市指南,如今依然好使,一家咖啡馆开了上百年,一家小餐馆是一战时期开业的,只需按图索骥便可,北京不一样,这座城市变化之快,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

如此一来,这本口腹之欲的小书,从某种层面,也是为我们的城市口感立传,那些消失的餐馆和菜品都在一页纸上封存。就像你在抽屉深处收藏的你初恋情人的照片,你快老了,微胖发福,眼神浑浊,那照片上的面容还清澈。你偷藏了她(他)的青春。

当然了,并非新入选的就会比被我删掉的馆子靠谱好吃,就像你离了婚,续了弦,第二个老婆可能比第一个老婆更糟糕。可我们总得有个理由“换个姿势,再来一次”。如果你细细吃,会发现这所有的馆子大基调有相似之处,类型化有点严重,这实在是由我低下的味觉审美决定的,这也像找对象:你觉得你前前后后交往了十个人,事实上你找来找去找的都是一个人。

 

 

 

有一阵子,我每月关注CPI的增长,物价不断上涨,工资纹丝不动。我甚至想这本书参照每年CPI食品领域增长速度每年变化,比如2011100元吃遍,到了2012年就是123元吃遍,以此类推,到我老了,会不会变成1000元吃遍?

后来还是否了这个意见,我决定继续在100元之内,闪转腾挪。

2011年,餐馆圈的头等大事是涨价。CPI月月都在创新高,蔬菜肉蛋奶,集体涨钱,这些都最直接的体现在菜单上。没有体现在菜单上的还有房租增长(四环里稍微看得上的地方房租说出来就能吓人一跳),人员工资增长(以前1000块钱能招到伶俐懂事的服务员,现在顺眼的服务员也得2000块钱起步了)。直接的后果是:您拿着20116月出版的《100元吃遍北京》,201112月走进书里信誓旦旦推荐的餐馆,翻开菜谱,发现菜价都涨了,38元的涨到48元,8块钱的一碗面涨到12块,整体菜价都涨了20%

在这股涨价风潮之中,受冲击最大的还是这些“100元吃遍”的小馆子,尤其是小吃。包括北京在内的许多城市,小吃文化在逐渐消亡,传统意义上的小吃,多是制作繁复售价便宜,需要高超的技艺,却又赚不到什么钱。于是一部分小吃消亡,一部分小吃市场化,提高售价,被保护,被展览,成为城市文化的小注解。事实上,在我看来,小吃之中最诱人的并非吃食,而是隐藏其中的市井生活细节种种,是说话聊天,讲究捯饬,是互相唱诺,有里儿有面儿,至少我走在北京的各式各样的小吃街上,早就见不到这种朴素和闲散。

我尽量在人均100块钱之内吃到更多的好吃的东西,在我看来,美食没有贵贱,英雄不问出处,不能说在高级食肆吃到一粒昂贵的日本干鲍,就比在早餐摊排队趁热乎吃下俩烧饼一碗杂碎汤获得更多的幸福。虽然美食无贵贱,食材却有贵贱,好食材必然贵过烂食材,地沟油必然会便宜,添加剂必然更方便,我们需要在100元之内躲开这些食品安全的地雷,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挑战。

推荐的餐厅中,许多我认识老板或者厨师,经过交流和探讨,确定食材放心,小部分是自己常去,以口感论,也算没有问题。尽管如此,我也不能完全保证这200多家餐馆每一个都干干净净,食材清清楚楚。我只能尽量做到最好。

我也试图推荐一些昂贵的餐厅,看看100块钱怎么在里面玩儿,这就像走钢丝,需要小心翼翼的平衡,可以尝试其皮毛。我更愿意做出如下推荐,在五星级酒店里吃一碗面,在高级火锅店里吃一份烧饼,昂贵的日本料理里吃一款寿司或者一份荞麦面,盛大的西餐厅里点一款甜品,这是叫100元死得其所的最好方式。所以你会发现,100元在北京,不仅仅是吃点路边摊街边馆,也能登堂入室,坐在高级食肆里,轻声慢语的吃下一块奶酪蛋糕。

 

 

 

为什么要出升级版本?在新版本里删掉了我觉得不那么靠谱的餐厅,增加了许多新的好的餐厅;2011年涨价严重,按照上一本书的价位指南已经无法吃到那些推荐的吃食,在这本书中,一一作了修正和调整;一本指南书要的是贴心,在这本书中,我增加了许多细心的贴士,诸如是否有地铁,能否送外卖,是否有无线,停车位如何……这些细心的贴士希望能给你带来更多方便。

北京在餐饮上是个奇怪的城市,这里有数量庞大的五星级酒店,豪华餐厅,讲究的西餐,燕鲍翅海鲜酒楼,不为人知的私人会所,各种奇技淫巧,山珍海味;基础美食却又粗糙敷衍,不敢随便走进一家便宜小馆,随便走进去了又不敢随便点菜,随便点了又不敢随便吃,四处埋伏着地雷。而在其他许多城市,这种状况要好的多,以我经常去的城市为例:上海、成都、重庆、杭州……基础美食相对发达,随便在一家小馆子里吃饭,都在及格线之上,偶尔还会有惊喜。

这是首都特色,这个城市有大量的“商务宴请”,于是脱胎产生了大量的装修金碧辉煌,相当有面子的餐馆,这些豪华餐馆如同脸上贴金,我却只想撇开表面这层浮华,牙齿朝下,寻找北京血肉之间有温度的吃食。

每一次美食都是一次冒险,我喜欢混迹其间的热络胜过某一款食物。在深夜的路边烧烤,周围的人聊着各种人生段子,吹着上亿元的工程,夸口跟某个大腕的铁磁关系,往往听得我乐不可支;在小馆子跟厨师长聊天,喝着普京啤酒,他会偷摸的从后厨端来一道菜单上没有的菜,听他聊某一款菜的独门秘籍,跟某个女食客似有非无的绯闻;在鼓楼边吃卤煮的深夜食堂,周边坐着拉活儿的的哥, 夜店刷完夜的姑娘,胸前纹着青龙背后纹着猛虎胳膊上纹着骷髅脖子上带着金链子的青皮大哥,貌似文化人的醉酒大叔,我身处其中,像被浇了一刨尿的冬青树,顿时挺拔了一些。

这些家常的,草根的,狭仄的,好吃的小馆子,其实是这个城市的“气眼”,即便我们面对的是死棋一片,因为这些食物的缘由,我们又扑腾扑腾活过来。

经常会有人问我:这些餐馆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家?我会说:其实我最喜欢的那一家餐馆根本没有在这本书里出现。我不想提及那家餐馆的名字,不想叫别人知道它的美好,香甜,我一个人收藏了它的滑腻,它的芳香,它每一个层面的口感,它的冷,它的热,它美妙的狭仄,以及无限的嘈杂,你不必猜测它在哪里,没有按图索骥,也没有画饼充饥。我多想骑在马上,跟你们招手,双手抱拳,说一句,后会有期。

如果2012年能顺利过去,我们2013年见。在这一年,惟愿酒肉宽敞,饭菜响亮。

 



风吹哪页吃哪页

 

(2011年自序)

 

1

 

这是一本风吹哪页吃哪页的书,一本一口一口吃出来的书。

我做了10来年的美食记者,眼瞅着从临风少年吃成了一个初级痛风的胖子,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写一本这样的书。

这几年,我憋着写鸿篇巨制,写美食文化,从一块豆腐说开去,一个鸡蛋的历史,明朝人怎么下馆子,清朝大官家里的厨师怎么做饭,怎么辨别云南松露和法国松露的味道,如何用有点飞的词语描写一块肥鹅肝或者一块Otoro(蓝鳍金枪鱼腹)……我觉得当下的北京,写一本美食指南,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而是傻不傻的问题——网络如此发达,想吃点什么网上有海量的信息,食客点评,网站订餐,各种团购,足以令人应接不暇;报纸杂志随处可见,各种美食版上的文章资讯美食大片儿(平时我干的就是这个活儿),从中挑选一两家看着还不错的,直接就去了,有谁还会因为不知道去哪里吃饭,而特意买一本厚厚的书?

最主要的是在北京,每天都有餐馆开业,歇业,转手,倒闭,换厨师,换服务员,其频率之快,远远超过一本书的流通速度,今天你还在书里跟人家兴冲冲的推荐,别人按图索骥而去,一看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免有上当之感。

餐馆开不下去,原因很多,有的是出品不好吃,生意惨淡,但是实话实说,北京是最好做餐厅的城市了,这里的人民不怎么挑嘴,好糊弄,也不怎么找事儿,就算饭菜里吃出根头发,能过去也就过去了,服务水平不高,也没有人太当回事。更主要的原因在于其他:首先北京房租高。这是悬在每个餐馆老板头上明晃晃的刀子,开门一天,几千块钱的房租就没了,如果是小本生意,没有太多后续资金,许多店扛不住,哪怕再坚守一下,没准能成,也没办法。其次餐饮行业门槛低,有不少人的梦想就是捎带手开个小餐馆,情调一点的酒吧咖啡馆,平时忙别的,偶尔过来招呼一下客人,招待招待朋友,不少人都是这么做的,包括不少明星。事实上,开餐厅是一件“看上去很美”的一件事,不能做甩手掌柜,事必躬亲,兢兢业业,才有可能成规模,见效益。许多人把餐馆开起来了,才明白这里面的水深,自己又不会游泳,只能拍拍手上岸。这些年,我去过的餐厅得有几千家,没谱的老板和厨子占了多一半。有不少餐厅看上去挺不错,菜品也不错,过一段时间再去,还是关门了。

由此导致的后果是那些网上搜索出来的信息大多是无效的,那些美食点评的东西,多半是不可信的,在碎片化的信息中,寻找有效信息还是一件挺难的事。找点好吃的,实惠的小馆子,还真是挺难的。

所以我们需要这么一本打哪指哪的书,这么一本小米加步枪式的美食地图,这么一本用最笨的方法做成的最方便的书。尽管有可能是一本“撒大网,逮小鱼”的书。

 

2

 

北京的餐厅有两种:一种是做菜的,踏踏实实做每一道菜,心中的梦想是不能叫客人背地里骂自己的菜难吃;另一种是做生意的,从事餐饮行业,梦想着豪华,大,连锁,上市,融资,资本,人脉,宴请……我们愿意去的是前者。

北京的食客也有两种:一种是为了自己吃得好,我喜欢这一口,不在乎别的,跋山涉水,钻胡同,去郊区,哪有好吃的去哪,可以贵,可以便宜,但是性价比一定要高,心中的梦想是伺候好心里的馋虫;另一种是为了别人吃得好,有面子,请客,买单,交际,得办点事,饭局,圈子,得来点上档次的。我们照顾的是前者。

这本书里有200家大大小小的餐厅,有寒酸的,也有豪华的,各有各的吃法,各有各的乐子。有几种餐厅不在我的选择范围之内:一是豪华的,老百姓平时吃不起的,商务宴请燕翅鲍的,100块钱怎么算都吃不饱一顿的。贵餐厅自然有贵的道理,北京最优质的美食也都集中在高级食肆之中,但是那些餐厅不在本书涉及之列。二是连锁的,诸如海底捞、黄记煌、眉州东坡、小豆面馆之类的,尽管连锁餐厅的管理文化,服务理念和原材料集体采购能给餐厅带来不错的口碑,但我更倾向于单打独斗的,唯一的,有专注属性的,一般来说,有三家以上分店的,不在我的选择范围。三是自助类型的,北京有诸多自助餐,以金钱豹为代表,国际美食荟萃,海鲜寿司大餐,生鱼片,冰淇淋球,都大同小异,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助餐算是美食。四是熟门熟路的“所谓的”老字号,市面上有不少北京美食指南,其中少不了全聚德,便宜坊,东来顺等大餐,小肠陈、爆肚冯、九门小吃等小吃,在这里你找不到这些;五是新开业半年以内的,一家餐厅出品稳定需要人员的磨合,需要菜品不断的调整,适应市场的需要,一家餐厅稳定下来,最起码需要半年时间。

 

3

 

我是以一个吃货的角度选择餐馆的,我喜欢“吃货”这个词,带着点威猛与不吝,这本书其实也算是一本“吃货速成指南”,或者“老饕培养手册”,把这200家餐馆吃完一遍,基本上能满足你周围朋友各种刁钻的美食提问了。我一直把“美食家”这个词当贬义,我是个美食记者,最多算是个撰稿人,并非西方意义上的餐厅评论员。美国的露丝·雷克尔(Ruth Reichl)有一本书叫《美食评论家的乔装秘密生活》,她以前是《纽约时报》餐厅评论员。露丝·雷克尔需要乔装打扮成为各种身份和面貌去各大高级餐厅吃饭,然后给餐厅做出评价,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同时给餐厅评分,最高的是四星,最低的是一星。这篇文章一定程度上可以决定餐厅的命运,评分高的,可以迅速走红,成为食客的拥趸;评分低的,甚至要面临停业的危机。所以在许多餐厅的后厨,都挂着餐厅评论员的肖像,每天叫厨师服务员默记,如果看到他出现在餐厅,就会如临大敌。在国内的记者行当里,唯一有如此待遇的就是几位知名的“明星狗仔队”,他们的照片被挂在各大演艺经纪公司的墙上,老大们对着刚入行的小明星反复强调:一定要 记住这张脸。

我偶尔也会摸着肚皮,仰望星空,畅想一下什么时候我能成为这样的餐厅评论员,笔锋强健,可以一千字决定一家餐厅的生死存亡?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没戏,我们有社会新闻的记者一篇稿子掳掉不少贪官的乌纱帽,也有记者因为一篇稿子保留住将被拆迁的名人故居,而我不过是四处吃吃喝喝,写一些美食的馆子,推荐一些好吃的菜品,有时候也会说一些违心的话:明明味道一般,但是老板请我们去了,招待的不错,总不能拆人家的台。这是典型的中国式思维。几年以来,开张的关门的馆子见到无数,天可怜见,没有一家是我写关门的。

 

4

 

也经常能遇到这种事:我以记者的身份去,厨师会特意好好做,全心全意的做,叫人暗自惊呼,原来北京还有这么好吃的地方?下次再去,以普通食客的身份去,点同样的菜,味道却千差万别,恍如林志玲一下子出落成为罗玉凤,叫人苦不堪言。所以这里推荐的餐厅,我基本上最少去过三次,有的甚至去过数十次上百次,产品稳定,我心里有谱,写字的时候才能手不慌。

即便如此,我也有春宵苦短的感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只有三顿饭,作为一个80后的胖子,再怎么吃,吃过的饭不如人家吃过的盐多,见过的菜不如人家见过的姑娘多。一直想去却没有去的馆子都记在一个小本上,这个名单一直在增加。哪怕我吃出了痛风,吃成了胖子,一肚子下水和脂肪肝,也还算没出磨合期,万里长征走了十几步,一个男人走多少路才能成为一个爷们?一个爷们吃多少饭才能成为一个吃货?这答案都在风里飘,啊飘。一想到这个,我的手又有点慌。

看一个人喜欢什么餐厅,就如同问一个人喜欢什么书。如果一个人说最喜欢的馆子是全聚德,我猜他喜欢的书应该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尽管他也没看过这本书;如果他说喜欢大董的创意菜,我猜他应该喜欢村上春树以及帕慕克;如果他说喜欢大取灯胡同的卤煮、北新桥的卤煮、湘肠香的肥肠火锅、爆肚张的烧饼、牛街的奶酪魏、简阳的羊汤……我猜他小时候应该看过《三言二拍》,并且把某一些重点页,跟我似的翻得发黑……

一个城市的味觉是一个城市的底色,是私密的也是公开的,我们正在慢慢学习理解美食,都在路上走,步子迈得有点大,幸好不会扯到腮帮子。对于每一个食客来说,它不是产业,不是规模,只是好吃不好吃。然而在北京,我们有点悲哀地发现,一个不难吃的馆子已经算好吃,稍微用点心的就被交口称赞。这多像这个时代,不作恶已经是善,一点小善就被当成良心楷模。

即便这200家餐厅中,也有不怎么好的,一般般的,甚至有的会挺难吃的。而且百口难调,你觉得是个宝,可别人觉得也就是棵草,还是狗尾巴草,在风中飘,啊飘。

 

 

5

 

可是花100块钱,我们到底能吃什么呢?

在一个通货膨胀的时代,100元钱能具有什么样的购买力?国产顶级的五常大米,可以买1公斤;可以买13斤大蒜、18斤姜、130斤白菜、50斤土豆、30斤青椒,4袋苹果、15斤所谓的柴鸡蛋,黄瓜能买一小堆,西红柿能买几十个……放在其他消费领域,100元钱买不到一只品牌的睫毛膏,买不到一件打折的衬衫,打折的运动鞋能买一只,袜子能买5双,内裤能买两条,能买78只牙膏,在北京打出租车能从欢乐谷到首都机场(不算高速收费),能跑200公里的高速公路,能加1293号汽油,这点油够围着五环跑一圈,能在三环内侧边停车7个小时,在酒吧买两杯鸡尾酒,看两场电影(有时候还不够),买四杯咖啡,要是在茶馆能喝一泡普洱茶(当然不是什么上品)。

但是如果你选择好了一家餐馆,100元钱,我们能饱餐一顿美食,从头到尾吃掉一条鱼,还能有一个餐后甜点或者冰淇淋。

从这个意义上,这本书不单单是一个美食指南,也是当下日常经济生活的注解,2011年消费存档,21世纪初的美食坐标,供几十年后人们参考,考证,回忆的细节指南。它用100元钱解释着这个世界,用100元钱理解着这个城市的日常生活。几十年后,我们老了,那时的100元钱可能只够买个纽扣,买块巧克力,我们含着那块巧克力,翻着这本老书,跟孙子们追忆似水年华,啧啧,想当初,100元钱,能吃的那么爽……


最新版的《100元吃遍北京》已经上市了 - 小宽 - 杂牌酒馆
 

购买链接,请猛戳:京东  卓越亚马逊   当当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